景東縣為了結合“統一全縣茶葉定級標準”目標定位,把茶葉生產技術培訓覆蓋到全縣各鄉鎮、茶農、專業合作社、茶企業,逐步實現茶葉從業人員持證上崗。2019年9月15~28日我們參加了“景東縣2019年茶葉生產加工技術培訓”工作,本次培訓歷時16天,實際培訓時間14天,全縣分4個教學小組進行培訓。我們小組共培訓了景東縣西五區中的曼灣鎮、林街鄉、曼等鄉,以及安定鄉、文龍鄉,共五個鄉鎮的七個村。

    一、曼灣鎮的培訓
    首次培訓村是曼灣鎮的安召村,這里給我們的映像是核桃樹特多,田邊地頭、公路邊到處有。由于前些年核桃的價格高,種植核桃經濟效益好,大量種植。茶園中大量套種核桃樹,導致茶園一定的“荒廢”,茶葉產量下降,品質下降。茶農反映,茶園中種植核桃樹后,茶葉苦澀味增加,甚至出現“怪味"。目前,核桃的價格下滑,種核桃也不賺錢了。據當地村干部介紹,鮮果核桃2元/公斤左右,10公斤濕果可得濕核桃3公斤,曬干后為1.5公斤。干核桃成本就在12~15元/公斤。

01QQ截圖20191007143944.jpg

    茶園間作,是一個茶樹栽培學中的學術問題。我們查閱相關文獻,茶園中種植核桃樹有利于改善土壤肥力,但對茶葉品質有影響,在核桃樹種植15年以內,茶葉品質呈上升趨勢,當茶園中的核桃樹達到30年時,茶葉品質明顯下滑。另外,間作核桃樹后,可顯著降低粗纖維含量,提高咖啡堿、葉綠素、游離氨基酸含量,利于改善綠茶品質,提高茶葉的適制性。從國內的實踐來看,純茶園間作一定的遮陽樹,對茶樹生長,改善茶葉品質有好處。
    原中科院昆明生態研究所所長馮耀宗等(1982年發表于《植物學報》),對人工群落學以及人工生態茶園的生態學理論作了多年深入的研究,他認為人工生態茶園種植模式之所以獲得成功的生態學原理就是將一個亞熱帶性質的物種云南大葉茶,加入到另一個熱帶、亞熱帶或溫帶樹種的群落中,使整個群落帶上了過渡性質;過渡性質的群落結構與過渡性質的氣候得到了統一,提高了群落的生產力和穩定性。由于群落類型的變化過程是一個由量變到質變的過程,生態茶園的群落結構隨著我國熱區到溫區氣候的不斷改變,群落結構(即茶園里間作什么樹種,密度是多少,排列的方式,修剪管理方式等----李光濤注)也相應地改變。在低海拔、低緯度以間作熱帶作物為主,逐漸轉變到高海拔、高緯度的以茶為主的群落結構,因而提高了生態茶園的生產力。自從云南茶葉研究所所長張順高1985年提出人工生態復合茶園概念以來,人工生態茶園的優點已被國內30多年的生態茶園研究所證實(梁濤,2005),毋庸置疑。人工生態茶園理論研究,從宏觀方面來說,是人工生態群落的生產力的大小和穩定性;從微觀方面來講,是體現在對茶樹產值和經濟效益是否提高上。


002.png


03QQ截圖20191009203505.jpg


     而景東的茶園間作核桃樹是一個例外,問題在于種植的遮陽樹的密度,樹種種植方向,修剪管理等方面要嚴格茶園間作的技術來管理??磥?,景東的茶園間作核桃樹,要作認真的研究,不是在茶園中簡章的種上幾棵“樹”,就是生態茶園了。
    培訓主要是集中在茶地中進行,這里山也不高,路也不陡,可是才培訓的第一天,右腳的皮鞋就“張嘴”了。

    第二個培訓點,是在曼灣鎮政府相關部門李正中(過去思茅農校的畢業生)的帶領下,一同前往一個叫五里坡的村子,在字興武家還未建好的茶葉加工廠進行培訓,主人熱情地接待了我們。
    在五里坡,有放荒茶園,和一部分老茶樹,茶樹零星分布,且疏于管理,茶樹生長一般,產量不高。在茶葉加工方面,普遍存在鮮葉采摘不規范,加工技術不好,有的茶樣還出現的加工缺陷,紅梗紅葉等問題。下圖為五里坡培訓情況,包谷地里的大茶樹,背景就是瀾滄江。


04QQ截圖20191009205638.jpg


    主人家房前屋后就有老茶樹,老樹茶品質也不錯。以前還沒見過核桃鮮果,這次第一次見到,主人很熱情,還送給我們一點茶葉和一些核桃。


05QQ截圖20191009162118.jpg


    林街鄉的培訓在龍洞箐的一處無名茶地,海拔1700多米,風較大,天氣較冷。當地老百姓的茶葉產制水平都較低,村子旁邊的老品種茶園管理較好,茶園里“不長草”。而對面山坡上的茶樹長勢就不那么好,部分荒草中還隱隱約約可見到正在垂死掙扎的茶樹,樹高不到一米,樹干上長滿了苔蘚地衣。 他們制作的曬青茶(見下圖),加工技術不到位。


QQ截圖20191010205620.jpg

 

    二、曼等鄉的培訓
    我們培訓的第三站是曼等鄉,這里山清水秀,自然環境較好。培訓工作很順利,鄉上的領導重視,副鄉長宋聲奇,鄉農技服務中心副主任張勇(原我們思茅農業學校的畢業生)全程協助并參與培訓。第一天下大雨,無法到茶園里,先在鄉政府的會議室講解相關的茶葉知識,他們有教學設備,采用PPT教學,效果較好。PPT上有反映茶葉生產技術環節的彩色圖片,土壤管理、各種茶樹(臺地茶、放荒茶樹、老茶樹)的修剪、鮮葉采摘標準、黃藍粘蟲板、太陽能殺蟲燈、茶園主要病蟲害圖片等;以及殺青程度、揉捻等,有圖片,看圖識字,茶農容易聽懂,他們都睜大眼睛在看著圖片,比之前的憑嘴講,效果要好得多。下午到茶園里實地修剪,采摘,效果都較好。


07QQ截圖20191009172528.jpg

    曼等鄉山川靈秀,文化歷史淵源流長,古之以來多出官宦文人。政府左側修建了文化廣場,供當地人悠閑時從事文化娛樂活動。廣場周邊塑有劉崐雕像,劉崐是清末年間著名的歷史人物。據文獻記載,從道光二十四年(1844)到光緒八年(1882年)三十八年的時間里,劉崐歷經宦海沉浮,先后擔任鄉試同考官、翰林院編修、翰林學院侍講學士、內閣學士兼禮部侍郎、兵部右侍郞、戶部右侍郞、工部右侍郞、會試讀卷官、國史館副總裁、經筵講官等。

QQ截圖20191011160646.jpg

    第二天對放養茶園及老茶樹的管理和曬青茶加工進行了培訓。

09QQ截圖20191009180726.jpg

    從15~22日的培訓住了兩個地方,曼灣鎮和曼等鄉,這兩個地方的水質都較好,用賓館里的自來水燒開后,沖泡銀生公司生產的生態茶(烘青綠茶),感覺茶湯滋味甘甜,不亞于用礦泉水沖泡。在曼等鄉小住幾日,要離開時,還真的有點不想走的感覺。

    三、安定鄉的培訓
    我們的下一站(23日)是安定鄉,培訓地點設在羅總(羅凱鴻)的加工廠。這里自然環境較好,茶葉加工廠背靠青山,面向小河,青山綠水,山頭上云霧繚繞。
    培訓工作由我們原來銀生茶業培訓學校的學員羅朝峰(加工廠廠長)負責,在茶廠不遠處的山地茶園進行了實地培訓,茶樹為種植10年左右的放養茶園,茶園坡度大于30度,茶樹種植不規范,不便于管理,茶樹高1~3米不等,處于自然生長狀態。據老百姓講,當地的茶園大多都類似,這種茶園由于坡度大,管理困難,因而茶葉產量不會太高。

10QQ截圖20191010120356.jpg


11QQ截圖20191010121326.jpg


    四、文龍鄉的培訓
   培訓的最后一站是文龍鄉的青龍村,來到文龍還見到了我們20多年未見的思茅農校畢業生,茶11班的李昌雨和茶36班的李橋菊。

12QQ截圖20191010131132.jpg

    在文龍鄉青龍村見到的茶園,算是云南比較典型的放荒茶園,茶樹多年未進行管理,茶樹高低不等,雜草叢生,百分之百的茶樹長滿了苔蘚地衣,且較嚴重,茶樹的樹勢處于嚴重衰退狀態。


13QQ截圖20191010143051.jpg

    本次培訓,注重實操,從茶園管理、鮮葉采收、加工技術與有機管理等方面現場培訓,提升了全縣茶葉種植加工技術。生態茶園管理方面向學員發放了我們編寫的《云南大葉茶栽培新技術》(2016年云南科技出版社出版)一書,本書通俗易懂,相信有點文化的茶農能看得懂,對他們的茶園管理會有所幫助。
    總的來講,景東縣我們所到之處的鄉村,茶園管理技術、加工技術較落后,茶葉質量不是很好,且質量不穩定。要提高景東縣整體的茶葉生產水平,任重道遠,還需要各個方面繼續作出努力,來促進景東縣茶產業的健康發展。半個月的鄉下培訓,深入貧困茶區,增加了見識,收獲還是很大的。